Daze星

ky们,消停一会儿好吗?!

关于杰佣和杰园

  相信大家应该都清楚杰佣和杰园的事,双方一直为cp问题在争吵。其实引战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种:

1.用玛丽苏来自我满足

  有些人在吃cp时把自己当成了某个角色,然后自然而然的把那个角色玛丽苏化,通过对某个角色贬低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在加上对某一cp的无感,甚至不屑,所以被贬低者往往是那对cp。喜欢那对cp的人看到后自然会愤怒,不满然后诘问作者,或者当场开骂。骂不过的人就有可能请外援一起骂,然后撕逼大战。(举一个典型的例子:《伍兹的黑化》)而且玛丽苏化的作者往往是一些低龄的学生,所以ta们通常会以年龄做挡箭牌,从而肆无忌惮。当然,那些作者也不全是小学生,因为有时候小孩会比大人更理智。

2.把cp问题和bl bg问题弄混

  相信很多杰佣党都看过一条骂杰佣的:你们不觉得杰佣很恶心吗?那些人恶心的原因只是因为杰克和佣兵两人都是男性,杰佣是同性恋。各位,请清醒一点,我们吃cp只是因为我们喜欢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和他们的性格特质有共同点,这跟他们的性别没有关系!没有哪个人会单纯的因为性别而喜欢上某一cp!如果你们要为到底是bl好还是bg好来撕的话,请去有关版面撕,这里是cp版面!

3.键盘侠

  你们应该有看过这样的句子:你们的xxcp怎么怎么样,你看看我们的xxcp比你们怎么怎么样。这种踩低别人喜爱的cp,来衬托自己喜欢的cp的人不是另一cp的无脑党和黑粉,就是最让人厌恶的那些键盘侠。他们因为某些原因在现实世界过得并不顺心,转而在虚拟的世界散发自己的负面情绪,使整个网络乌烟瘴气,令人不快。

  ky们,消停一会儿好吗?!

 最后,占tag致歉。

【雷安】“喂,恶党。”

  我是Daze,日常感谢基友打字。我们不是精分。

  全文雷安女儿视角,双方死亡预警。

  

  妈妈离世的时候,爸爸正守着他。

  那天的黄昏来的格外迟缓,金色的阳光照射在充斥着消毒水味的病房中,逐渐由金转橙,最后成红。屋内是暖色调的,看起来很温暖。

  只是,暖不了妈妈日渐苍白的脸庞。

  爸爸用双手紧握着妈妈的左手,生怕他会像紧握在手中的沙子一样流逝。即使他的流逝是命中注定的事。医生说了,今天是妈妈的最后期限,他快不行了。

  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,只能呆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他们。不要打搅到他们。我想。曾经被妈妈赞为紫水晶的眼睛早已因连日的操劳而布满血丝,但眼睛的中央仍燃着一团名为“希望”的火焰。

  他在赌,赌奇迹会在此时降临,因为上天一向眷顾他,而且他从未赌输过。但这一次,他输了,上天没有施下任何奇迹。

  妈妈的手指动了动,爸爸一脸惊喜,因为他昏迷的太久了。妈妈的眼睫毛颤了颤,如磷叶石般纯净的眼眸出现了,只是,少了它应有的璀璨。妈妈对爸爸扬起了一个惨白无力的笑容,眼中温柔依旧。他的嘴唇动了几下,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:“喂,恶党。”他又睡了,只是这一次,他再也醒不来了。

  晶莹蔓上爸爸的眼睛,他怔怔地看着眼前刚刚失去气息的爱人,哭了,竭力嘶底地。

  他哭的像个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孩童一般,他是一位才失去了挚爱的男人。

  回去后,他生了一场大病,他去找妈妈了。

  我仍不明白妈妈离世前的那句“喂,恶党。”究竟有什么魔力,竟然能让一向刚强的父亲一下子哭了出来。

  直至我整理他们的遗物时找到了妈妈年轻时的日记。前面不外乎是妈妈对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的吐槽,直到我翻到妈妈三年级的时候才出现了转折:

XX年X月X日

  今天班里来了一位插班生,眼睛是很漂亮的紫色,很罕见啊,看上去好小一只,这可爱。好像是叫雷狮,是吧?不过他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看,感觉心里毛毛的。一定是错觉,一定是错觉!

  ......

XX年X月X日

  雷狮就是一个恶党!气死我了!竟然、竟然把我壁咚了,还强吻了我!!!在下的初吻555......

   ......

  再往后翻,纸上开始写满了“恶党”这两个字,力度之大几乎要把纸张划烂。继续往后翻,出现频率最高的成了“雷狮”。字迹很工整,可以看出字迹的主人的内心非常在意这个名字。一笔一画,整齐工整,下笔相当轻柔,仿佛这个名字是一个魔咒,稍有不慎,就会让人坠入万丈深渊。

  我合上书本,舒了一口气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好吧,再见了,傲娇迟钝的骑士先生,愿您和被您称为“恶党”的海盗先生在天堂幸福。

【卡埃】三角恋(已大修)

我是此用户的基友,我告诉你们,这瓜娃子懒得打字,就让我来了。老子绝壁要和他友尽!!! @昭桦西逝 可欣妹子你要的完整版。

  请不要转载,给这瓜娃子一点面子

   食用说明:学院pa,双向暗恋,


  “嘭”

  一颗芒果味的硬糖飞过来,重重的砸在卡米尔的桌上。卡米尔回过头——果不其然,那人又将脸藏在书本下,头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心情一扭一扭的。

  没被发现吧?埃米心想,偷偷透过缝隙看着前方的人,那人深蓝的眼眸如大海般深邃。神哪,这不公平!为什么这个家伙长得那么好看,而且成绩还那么好,真是羡煞吾等凡人。不过啊,这样挺好的。埃米觉得自己的脸此刻一定红得厉害。

  “哪个几何图形最坚固?嗯......埃米同学你来回答一下。“

  “啊?”埃米手忙脚乱地起身,一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书本。厚重的书本全砸到了卡米尔的肩上,“对对对对对不起!你没事吧?”卡米尔揉着发疼的肩膀,并未回答。

  当埃米想要再次询问卡米尔有没有事时,老师示意他坐下。

  “那个......你没事吧?”埃米拿笔戳了戳卡米尔的后背,低声询问,但后者没有搭理他。天哪,难道我和他的关系就就此恶化了?埃米都快急哭了。

  就在这时,一支粉笔头不偏不倚地砸在埃米的额头上,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,一抬头,就看到他们“敬爱”的数学老师正恶狠狠地盯着他:“埃米同学,请不要走神,下课后请来我的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等埃米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昔日无比坚强的呆毛,已经蔫了个彻底。

   ......

   距上次的大课堂结束不到一天,埃米再次遇到了卡米尔,地点是图书馆。

  当时埃米在看《几何学》,密密麻麻的小字直让他脑仁疼,可他不得不继续看下去,因为他在数学课上的走神让数学老师送了他一份“礼物”。虽然他一点都不想要。

  “你在看什么”

  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,吓得埃米的呆毛都立了起来。他扭头一看,一对深蓝的眼眸正注视着自己,当中还倒映着自己的身影。

  此时,大海映出了天空的颜色,那么纯净又令人怜爱。

  “卡、卡、卡米尔学长,你怎么在这儿?”埃米急忙站起身。

  “你都能在这,为什么我不能来?”来这儿是因为有你在。最后的那句话在舌尖翻滚,最终消散。

  不急,豹子有的是耐心,他会等到猎物自己坠入陷阱的那一刻。

  埃米一时无言以对。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。就在埃米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,卡米尔先开了口:

  “你在看什么书?”

  卡米尔把下巴搁在埃米的肩上,两只手穿过他的腋下,拿起那本《几何学》,在别人的眼中就是卡米尔抱住了埃米。好吧,不是看起来是,而是本来就是。

  神啊,这、这也太近了吧?埃米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是通红的。

  “那、那个......卡米尔学长......"你能不能先起来一下?埃米觉得他们之间离得太近了。

  卡米尔打断了埃米:“嘘,你看得懂吗?”

  “唔,只看得懂一点点。“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带跑话题的埃米老实的说道。

  “你不会的可以去找我,我可以教你。”

  “真的吗?卡米尔......”

  “别动,也别讲话。”

  没有丝毫威胁性的话语成功使埃米停止挣扎,卡米尔顺势对着埃米的耳朵,低声说:“芒果糖很好吃。”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,痒痒的,但又好像烧起来了。

  卡米尔看着埃米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坏心眼的舔了一下,看着怀中的人儿因生理反应颤栗了一下,随后说:“不过书砸的我很疼,有事。”

  天啊,一向以面瘫著名的学生会副会长助理,刚刚莫不是在撒娇?埃米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,但卡米尔的下一句使他抛弃了这个想法:

  “给点赔偿吧,埃米。

  “跟我交往怎么样?”来场三角恋。

  被风翻开的《几何学》,翻到了这一页:

  三角形是最坚固的图形,三角形永不会变形。


 想要小红心小蓝手

指上面,这是daze要求加的(吾是那种会撒娇的人吗?!折不符合吾的设定。)

p.s:关于题目

  三角恋是指像三角形一样坚固,永远不会变形的恋情,跟传统意义上的三角恋不一样。

  班里有人看了daze这家伙带到学校用来修改的复印件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:“咦,不是只有两个人吗?怎么三角恋?”然后daze成功笑死。

萌新的渣渣画(是糖是刀自己品